台游览车事故家属携骨灰返大连 家属相拥而泣(图)

  台游览车事故风机厂家属院携骨灰返大连 风机厂家属院相拥而泣(图)
  

  大连7月26日电 26日晚19时20分许,51名赴台遇难者风机厂家属院和20名大连市赴台善后处置小组工作人员搭乘台湾立荣航空B7106航班从台湾桃园机场返回辽宁大连。中新社王毅答记者问视频 杨毅 摄

  当日18时许,前来接机的风机厂家属院陆续来到大连机场,等候着其他亲属带着亲人骨灰“回家”。中新社王毅答记者问视频在现场看到,前来等候的风机厂家属院无不神情悲痛,有的哭泣不已,由人扶持着,有的领着孩子到现场迎接亲人。中新社王毅答记者问视频 徐冬冬 摄

  19时30分许,23位罹难者风机厂家属院代表陆续走出机场,多位风机厂家属院失声痛哭。“妈妈,我们回家了。”一位罹难者风机厂家属院抱着母亲的骨灰一边走一边说。“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两位在机场等候着的罹难者风机厂家属院相拥而泣。中新社王毅答记者问视频 杨毅 摄

  7月26日,台湾“7·19”游览车事故中23位大陆罹难者的风机厂家属院携亲人骨灰,乘车前往桃园机场,搭机返回大连。中新社王毅答记者问视频 徐冬冬 摄

  图为准备返程的风机厂家属院。中新社王毅答记者问视频 徐冬冬 摄

  辽宁省大连市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栾旭升在大连机场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在台期间,大连市赴台善后处置小组克服两岸在保险理赔条款中理解有所不同的困难,在敦促台湾方面弄清事实真相的基础上,正确引导遇难者风机厂家属院通过合法渠道提出权益诉求。回到大连后,此次事故的善后工作“将继续进行”,大连市律师协也将会为每一位遇难者风机厂家属院提供法律援助。图为台湾慈济慈善基金会大连联络处工作人员等候罹难者风机厂家属院。中新社王毅答记者问视频 杨毅 摄

4、听了这么多年的歌,爆逗,这逗B得给99分

  4、听了这么多年的歌,爆逗,这逗B得给99分
  1、你做错事,我可以放你一马。你欺骗我,我也可以放你一马。你伤我心,我还是可以放你一马!但你要记住:我是有脾气的,不是放马的!!!
  2、女友的心理非常微妙,我苦苦纠缠,她一个笑脸都不给我,一旦我不再出现在她身边了,她可高兴了。
  3、一大早就明目张胆删掉了几个微商,不为别的,只为让他们能感受到创业的艰辛和成功的曲折。
  4、听了这么多年的歌,我始终搞不明白,刘德华到底和谁在要忘情水啊!王力宏到底在花田里犯了什么错啊!周杰伦是听到谁在用琵琶弹的东风破啊!又是谁的菊花残了,弄得满地都是的?!困扰已久啊!
  
4、听了这么多年的歌,爆逗,这逗B得给99分
  5、我怀疑我小时候,也种过假疫苗,现在有点反应了。口袋一没有钱的时候就感觉头晕,心里发慌,全身没劲,假疫苗害人呐!
  6、以前在小卖部买了一瓶冰红茶,喝了一半,尿满,拿去找老板,你家冰红茶变味了,老板一喝果然是,又给了我一瓶!直到后来,有了营养快线!我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也别再以为我在炒作,葛荟婕自曝已有恋人 最后一次送汪峰上头条

  也别再以为我在炒作,葛荟婕自曝已有恋人 最后一次送汪峰上头条
  

  不可否认,在之前那段婚姻中汪峰是存在诸多问题的,但葛荟婕也逃脱不了干系,如果说一开始大众对葛荟婕抱有同情心态的话,现在估计只剩厌恶了。因为后来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小编只希望她能端正自己的心态,各自安好不行吗?
  6月15日凌晨,葛荟婕再在发文炮轰旧爱汪峰,并称自己已有恋人,并会订婚,否认自己骂汪峰是在炒作,还称这是最后一次汪峰上头条的机会。
  6月15日,葛荟婕发文炮轰汪峰,称“你买着黑粉来辱骂我这是不对的,你用你的新欢来照顾我的孩子也是不对的”,葛荟婕写道:“最后一次给你上头条的机会!你买着黑粉来辱骂我这是不对的,你用你的新欢来照顾我的孩子也是不对的,还有就是你利用我帮你卖破产品上头条赚钱泡妞这更不对,还有你想赚回你上一任败诉抚养权的钱….你知道吗?你只是在去在意你要的,你并没有关心你曾经拥有的,不然为何她会自杀?我在撕逼,我在撕逼,她聪明的玩弄你,而她…”
  
也别再以为我在炒作,葛荟婕自曝已有恋人  最后一次送汪峰上头条
  随后,葛荟婕晒出和男子的亲密合照,称自己已有恋人,并会订婚,否认自己骂汪峰是在炒作。葛荟婕写道:“另外,我已有恋人,并会订婚,别再误的以为我还爱着他,也别再以为我在炒作,我祝福他,只要别再伤害孩子们的基础上。”随后转发这条并写道:“还要加一句,不要伤害信任你的女人们的基础上1
  发布后,有友留言道:“有恋人还天天发前任?”还有友表示:“祝福你啦,好姑娘要幸福。”
  如果真的有了恋人,那就不要再去攻击别人,安稳生活,大众还是会祝福你的。
  又要开撕?汪峰蹭头条!葛荟婕秒删:我女儿在哭什么
  葛荟婕秒删 汪峰前妻葛荟婕威胁将揭10年旧事

正副班长都说不许去,全班人都醉了

  正副班长都说不许去,全班人都醉了
  

小时候我们村有个女的,在上课的时候想去厕所,就向班长请假,正副班长都说不许去,才刚上课几分钟啊!过了一会儿班长说你去吧,结果这货悠悠的来了句:“俺已经尿了。”全班人都醉了!

就应该骂狗日的!

  就应该骂狗日的!
  

刚刚去加油 熄火喊93加满,一男的说这里加不了 于是我往后倒了一大段 对旁边的一女的喊加93 那女的说前面不是可以加 为什么要倒回来 于是哥就有点火大的来了句 那狗日的说加不了 那女的就说 哦 他可能不知道现在可以加了 我就看到那男的和另外一女的在说话 我说那狗~日~滴就知道泡妹妹 加油的这女的听到我这样说在哪里笑 然后来了句 有我在他敢吗! 什么情况啊 我那两句狗日滴骂的声音可大了